Pacey 欲将心事付瑶琴,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
《我不是药神》原型人物陆勇,你所不知道的背后故事
发表于 2018-7-5 | | 个人随笔

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作者:RUNE(来自豆瓣)
来源:https://movie.douban.com/review/9488150/


陆勇,

一个平平无奇的名字,却在2013年的中下旬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引起争议的不是其它,正是轰动一时的“ 假药案”。


5年后的今天,以他为原型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,但在不少人看来,这部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却成为了所谓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》的低配、甚至抄袭之作。


所以,今天我就来科普一下陆勇的故事。

现实中的他比电影更为传奇。

陆勇于1963年出生在江苏无锡市的一个殷实之家,新千年伊始,他开始勤勤恳恳地创业,两年后陆勇所创办的纺织厂卓有成效,但他本人却遇上了一件天大的难事 —— 他得了 “慢粒细胞白血病”。

“慢粒细胞白血病”在百度词条上是这样写的:

“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是一种影响血液及骨髓的恶性肿瘤,它的特点是产生大量不成熟的白细胞,这些白细胞在骨髓内聚集,抑制骨髓的正常造血;并且能够通过血液在全身扩散,导致病人出现贫血、容易出血、感染及器官浸润等。 ”
它分为三个阶段,慢性期、 加速期和急变期,

在慢性期间还可以通过使用羟基尿、干扰素或格列卫等药物维持生命,但在加速期和急变期的时候这些药物已经无力回天,此时需要更加强烈的方案,要么通过骨髓移植,要么就清除白血病细胞,恢复骨髓造血功能或回到慢性期,也就是所谓的化疗(但治标不治本,只能暂时延缓病情)。

化疗有多痛苦,我们哪怕未曾亲身经历过,也会通过病人的描述所战栗,但许多病人便是通过这生不如死的治疗,去寻求生的希望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吕受益的角色正是如此,他买不起格列卫维系生命,病情从慢性期演化到急变期,因为没有合适骨髓移植,只能通过痛苦的化疗来尽量医治自身。


在等待合适骨髓的过程中,通过医生建议,陆勇选择服用瑞士产“格列卫” 维持生命,但在确诊两年后,因为“格列卫” 的昂贵药价和各种费用,家中百万存款已经所剩无几。

在生的迫切下,陆勇和其家人遍寻名医,在阴差阳错之下,偶然从韩国的病友口中得知,印度“格列卫”的存在。

印度“格列卫”与瑞士“格列卫” 药性相似度达99.9% ,但两者之间的价格鸿沟可谓是天差地别,前者一瓶只需4000元,后者却要2.35万元。

原因就在于印度“格列卫”是通过印度政府启用的“强制许可制度”为穷人所制造的仿制药,直接绕过专利权这一环节被世界贸易组织所认可。

无数家庭因为瑞士“格列卫” 的高昂药价而倾家荡产,病急乱投医去相信那些所谓的神仙假药,反倒令患者痛不欲生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中就出现了这个桥段,王砚辉饰演的张长林打着“格列卫”的名号,兜售比起程勇更加便宜的真正假药,骗取那些买不起正版“格列卫”患者的钱。

虽然最终被程勇所搅场,但现实中还有千千万万个像张长林这样的人在卖着这样的黑心假药。


意识到这点的陆勇,在服用印度“格列卫”一两个月、进行实地考察后,他在患者群内分享了关于自己服用印度“格列卫”仿制药的经历,并在其中详细介绍自己如何买药的过程。

有不少患者因为不熟识英语而找上陆勇,寻求他的帮助,替人买药便成了陆勇的副职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为了制造戏剧冲突,一开始程勇替人买药的同时还赚取暴利,直到后来才明悟,但在现实中,陆勇并没有如此。


陆勇知道自己家境还算是殷实,但还是差点被“慢性粒细胞白血病”所压垮,世上不知还有多少更加穷苦的人为了不拖累家人而放弃生的希望。

他说: “说实话,我家里条件比较好,自己也开厂,不需要靠这个牟利。所以做这件事,完全是为了帮助病友。”

于是,在他的帮助下,成百上千的患者病情得到稳定。十年间他成为了国内“慢粒细胞白血病”的圈内名人,被尊称为“药神”。

但在2013年,因曾向银行卡贩卖团伙购买银行卡向印度制药公司汇款,陆勇被警方抓获。

两年后, 陆勇被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以“妨害信用卡管理”和“销售假药罪”提起公诉,一度面临着数年甚至十几年牢狱之灾的陆勇一直坚称自己是无罪的。

一封有三百多名病友签名的联名求情信就在这时被递交到了法院,就像电影最后那一排排护送程勇离开的病人一样,点燃了生命之光。


最终,依据相关法律法规,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,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,法院也对“撤回起诉”做出裁定,决定不起诉,陆勇避免了“牢狱之灾”。

陆勇深信自己所作所为,能够改变一些东西。

事实上,他也真的做到了。

如今,“慢性粒细胞白血病”的相关药品进入医保、仿制药价格不断下降,曾经一个月要花费2万余元买药,如今只要3000元就可以维持一年用量。

总有人不愿成熄灭的灯柱,要做那唯一的光。

陆勇便是如此,他在自己所力所能及的地方发光发热,做成千上万病友的指路灯塔。

面对争议和不理解,他逆风前行,从04到18年一直默默帮助着“慢性粒细胞白血病”的病友们,已经有整整14年之久。


我们需要陆勇这样的人,

同时也需要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的电影。

它让我们看到在《小时代》的浮华之下,还有着这样的人在顽强地活着。

它不歌颂权贵,也不歌颂超级英雄,它只歌颂我们身边的事情,歌颂普通人的平凡之光。

它很独特。

但这份独特,这正是现如今中国电影所需要的。

评论:

江苏grc
2018-10-12 11:17
我还没有看过这个电影呢
江苏eps线条
2018-08-21 17:36
还没有看,回头看看去

发表评论:

TOP